枪友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入门 指南 攻略
查看: 645|回复: 2

CCTV谈笑风声中,把何雷又当众杀了一遍。

[复制链接]

261

主题

3557

帖子

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3514

开坛元勋

发表于 2018-10-5 0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CCTV谈笑风声中,把何雷又当众杀了一遍。[color=rgba(0, 0, 0, 0.3)]原创: [color=rgba(0, 0, 0, 0.3)]Nick Xu [url=]有趣的猎人[/url] [color=rgba(0, 0, 0, 0.3)]1月19日
今天看到“无事生妃”的文章,
怼:某视的“高墙内的女博士” - 陈丹蕾杀夫事件始末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Iguqr07T1zlaR8qqA0juEQ
又去看了CCTV的这台节目,
https://youtu.be/OapfqJR7_Yg
http://tv.cntv.cn/video/C10486/aa3ae66afb844de6b9553dfe24c79f6b
真的是无法形容我的愤怒。
我放佛看到了这帮心理学家哦节目主持人谈笑风声中,又把热情善良的何雷当众杀了一遍。更难以想象何雷的父母当初面对被陈丹蕾的分尸的儿子的撕心裂肺,如今又要被CCTV这个节目心中扎上一刀那种惨痛。

陈丹蕾她有忏悔吗?没有!有对死者家属道歉吗?没有!有的只是她的控制狂症毫无改善,一切都是别人的错,她有权利控制一切人。cctv拍这样的纪录片乃是把他丈夫又杀了一遍,在死者父母心里再扎一刀。有谁为她丈夫辩护呢?一个善良热情热爱生活的聪明的清华毕业生,也拿奖学金的普渡大学博士生。而且,8年后她出狱,下一个牺牲品可能就是这个幼稚的王警官。你和她丈夫一样走进了她的心,当她对监狱外的社会不适应,当你不愿意被她控制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。中国虽然没有枪,高智商的她有100种方法杀人。

当年这个案子我印象深刻,当时美国媒体也有很多报道,因为第一次这个老婆陈丹蕾用冰刀刺伤老公的,据传是做爱的时候刺了何雷2刀,很多人就联想起Sharon Stone 演的那个色情电影“本能Basic Instinct”里面的冰刀做爱时杀人情节,因此津津乐道。
后来杀夫分尸之后拿老公护照逃往中国,情节绝对够拍电影。mitbbs当时有很多认识夫妻两的人写了很多文章。没想到她再过8年快出狱了。而且电视台已经帮她洗白了。

CCTV这个节目的三观,和我们在美国见到的政治正确白左一模一样。
Kate Steinle无辜被犯罪非法移民枪杀,白左居然判凶手无罪,连梁警官被判的那种误杀都没有成立。
一个新泽西的大学生贴了海报,“She had dream too." 被学校打成种族主义分子。

我们再不呐喊,这世界还有黑白吗?

当年我看过几份何雷的陈丹蕾的同学的回忆录,印象深刻,所以找出来,给大家看看是非。请原谅我的编排比较乱。
无论夫妻关系如何不好,和平离婚是现代社会的常态,谋杀分尸潜逃绝对不可以洗白。

http://news.eastday.com/eastday/node81844/node81849/node159384/u1a2298951.html


  东方网9月5日消息:旷日持久的留美女硕士陈丹蕾杀害丈夫何雷案有了初步结果。昨日下午,陈丹蕾代理律师张培鸿告知记者,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丹蕾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法院同时判定陈丹蕾给付被害人何雷的父母44万余元人民币附带民事赔偿。张培鸿表示,作为律师已经不准备再上诉。 [留美女研究生杀夫案开庭 承认杀夫否

认碎尸[图]] [留美女硕士杀夫案开庭 陈丹蕾当庭承认买枪杀人经过] [陈丹蕾拒绝再做精神鉴定 留美女硕士杀夫案昨开审]

  由于夫妻感情纠葛,在美国普度大学留学的陈丹蕾曾于2004年圣诞节刀伤丈夫何雷,在当地媒体的集中报道下,成为轰动全美的现实版“《本能》”。2005年8月20日凌晨,即将走上法庭的陈丹蕾在美国住处内将何雷枪击致死。之后,陈将何的尸体肢解装入车内,并将车辆弃置于一停车场内,后被美国警方查获。8月25日,陈持何的中国护照冒名离开美国,次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被边检民警发现而查扣,陈随即交代了在美国杀死何雷的犯罪事实。经过漫长的跨国证据调查程序后,该案于今年7月10日在上海开庭,陈丹蕾当庭悔过并对何雷父母道歉。

  44万余元人民币的附带民事赔偿与何雷父母提出的260万美元赔偿数额相差巨大,何家是否还将继续上诉?昨日下午,何家代理律师庄鲍林表示,将与何雷家人商议后再作出决定。


https://www.cchere.com/article/505772

沉痛悼念何磊,陈丹蕾同学 6
陈丹蕾同学,就是在以下这条新闻中:

链接出处

(标题下面的图片并不是她。)

最初认识陈丹蕾同学还是我在读硕士的时候,那时她在同一个教研室作本科毕业设计。每天来往点头多了,大家也都很熟悉了。陈是一个小个子很单薄的女孩儿,留得很短的头发,说话走路做事都像是个小男孩。那时候她并不内向,在我看来(也许是表面上吧),总是很天真,跑过来跑过去。

陈也是有很特别的性格,有一点年龄小不懂事的样子。印象深的是一回她的指导老师教她做毕业论文的实验,她竟然发起火来:叫我做这个做那个,你自己有手有脚,为什么不做? ---- 大家都笑翻笑死了。她的指导教师是个很和气的人,和我们一点都不摆架子,很实在的一位老师,被她搞得哭笑不得,只得先替她完成实验再说。有几次她跑来强行停止我运行了一天的程序,把我赶走自己上网,也不过是笑笑走开。大家当作笑话来讲,没有什么恶意,小女孩心性吗,发点儿小脾气是应该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大多数时候陈还是很用功做事的。

---- 很怀念那时候的学校生活,很快乐很单纯,老师们也都很nice,大家伙儿每天都挤在实验室里(尤其是夏天天热的时候,---实验室有空调。)总是有笑不完的故事。

陈平常经常画些漫画,贴在自己座位和实验室的墙上。在做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,独出心裁,在slides上画了一些漫画的小人,非常可爱。大家先是一愣,然后都笑起来,觉得这个小女孩儿真是很可爱。我记得陈好像还是那一年组里的优秀本科论文,不知道是不是记错了。

就在同一天,我见到了哭泣的陈丹蕾。

陈是先答辩的,答辩后就回到教研室的办公室了。办公室是老师们呆的地方,学生们的座位在实验室里,电话在走廊里,所以有时到办公室打电话。当时我回办公室取点儿东西时,陈正在很低声地打电话。过了半个小时我再回去,从门口看到她手里握着电话,伏在桌上呜呜地哭,很伤心地哭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两个月后我就出国了,当时ex去了普度,和我并不在一起。陈丹蕾似乎是春季入学?通过ex帮助联系,去了普度,并在一个老板下干活。我去看ex时又见到了陈。这个世界真得很小。

她还是那个样子,小男生打扮。彼时她的丈夫刚刚过来,虽然当时何还没奖学金,两个人生活很俭省,在Walmart买减价的junior服装,但陈还是很高兴很幸福,一连有好几天没有在实验室出现。她的老板很不高兴。

她的老板,也是ex的教授,是个Assistant Prof.,对学生push得很紧,态度也很,很不好。从前ex每次打电话大多都是向我抱怨老板如何差劲。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后来ex怀抱另投,除了感情性格上的主因,我想未尝没有这个王八蛋教授长期造成的压力的因素。从来不联系了,大概ex现在已经毕业了。不可能再象陈以前的老师那样宽容她的。

那么普度如何描述呢?其实就是农村的一个小镇。有几路公共汽车,有一个Mall,仅此而已。住在大城市的我很是羡慕Lafayette住房宽敞,租金便宜,还从来不需要平趴。生活很平静,或是说无聊。在一个小地方呆上四五年,其实很不容易。中国学生在那里连续发生恶性杀人案件,是有点儿概率的意思在里面。

Lafayette曾经是我的伤心之地,再也没有去过。能够心如止水地这样码字,很不容易。很爱很爱现在的老婆,也非常感谢那个曾经被我无数次咒骂过的上帝。几年没有见过陈丹蕾,这样的事我也很意外。其实也许很多人都曾有过和我一样的感觉,心碎失意,觉得很失败的时候,会在自己宿舍二十层楼高的窗子前徘徊。很多次。

我自己现在非常的幸福,尽管毕业遥遥无期,尽管工作没有着落。其实人最困难的时候就是那么一小会儿,咬牙坚持一下就会过去。何磊无疑是很爱陈丹蕾的,不然不会为她向法官求情,不然不会想尽办法保释她。很可惜,陈没有能把握住,自己的幸福。


2005-09-02

http://bbs.gter.net/thread-331632-1-1.html

回忆我的同学陈丹蕾何雷夫妇——高中、清华、Purdue(zz) [复制链接]

powerant 发表于 2005-9-4 21:05:49 |只看该作者 |倒序浏览
这几天,大家都在讨论何雷陈丹蕾夫妇间发生的悲剧。我的心里一直都很难受,难受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从来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周围的人身上,而我跟他们又都是那么熟悉。我一直试图想清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的结局,然而这个问题估计除了何跟陈两个人,没人能回答。

1992年我和陈考入同一所高中,但整个高中三年都几乎没和她说过话。陈总是和男同学玩,很少参加女生的节目,从不穿裙子,从不留长发,说话走路都是男孩模样,但在所有同学老师眼中她都是个非常聪明的学生。可能由于当时她妈妈还在,她的生活和一般同学一样单纯而幸福,教室里常常听见她豪爽的笑声。

95年进入大学后虽然不在一个系,但我们的宿舍楼靠的近,常常会在楼下碰面,毕竟同是“身在异乡为异客”,我们之间就多了一份亲切,每次见面她都挺高兴挺健谈的。她喜欢画漫画,所以常跟我讨论一些关于画画的技巧;有一次她还不太好意思的问我知不知道怎么去割双眼皮。刚入校时,她当过班里的干部,后来似乎和同学关系不太好就没当了。后来保送读研只读了半年就出国来了普度,那时是2001年初。记得最后一次在清华见她是在主干道十食堂那儿,问她为什么急着出国,她说和导师关系僵了,心情不太好。

半年后我也申请来了普度,几乎同时何雷也作为F2来了。我们都住在普度村里,相距很近。开始时我们两家交往并不多,偶尔在去超市的公车上碰到过一两次。何雷特别健谈,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深。2002年春季何雷在我们实验室找到了老板转成了F1,请实验室的同学去他家里吃饭,当时何雷做的几个菜很让我很是惊艳,向他请教了很多做菜技巧。他很是高兴,过了几天就又单独请我们去他家里吃饭,我们很过意不去,就也在家里做菜请他们来吃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两家都是每个周末互相串门做菜交流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陈是同乡和同学的关系,她跟我们交往表现很正常,很多人说的陈不合群不爱参加聚会我并没有发现。他们夫妻俩都很豪爽开朗,何雷尤其健谈,经常说得兴起就跟陈两个旁若无人的呵呵大笑。何雷和陈都很喜欢历史和动画片,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,有时候就算我们插不进嘴,看着他们说得兴高采烈都觉得很愉快。

但是很快,我们就发现,这一对常常笑呵呵大大咧咧的夫妇并不和顺。毫不夸张的说,几乎每次和他们吃饭,他们都要发生很让人尴尬的争执,甚至有一次我们做好了饭请他们过来,他们在路上就吵起架来,结果开车到了我家门口就返回去了。何雷聪明,健谈,慷慨,但他有些观点很偏激,比如他坚决认为夫妻离婚的话不管是什么原因,大家都应该谴责妻子。如果丈夫在外面有外遇的话,丈夫没错,因为人优秀才有人喜欢,第三者也没错,因为人要往高处走,这都是正常的,错在妻子,因为是妻子没有能力留住丈夫。这些话都是他非常坚决认真的说出来的。正因为此,陈就一直很害怕回国,因为何雷经常告诉她,他一旦回国就会有很多条件好的MM来追。他们吵架的原因通常都很小,然而何雷很主观,不会从陈的角度想问题,又不肯哄人,只是不断指责陈的错误,而陈通常是沉默,但是最后一旦爆发出来,就比较可怕,甚至动手打人。其实从我的感觉来看,陈是很爱何雷的,但从小的单亲家庭可能让她的心理没那么健全。而何雷却没意识到陈心理上的问题,一再的刺激她,使得她的心理越来越恶化。

何雷对陈有较强的依赖性:他爱做菜,但只负责下锅,掌握火候,洗菜切菜的准备工作要陈来做;他喜欢购物,但只负责找Deal,下单寄Rebate打电话,几乎都是陈一手操作;他爱出游,但永远陈都是司机,车子撞坏了,修车事宜全是陈在做;记得有新生请何雷带他修车,何雷说他不懂,家里修车的事都是老婆在负责。总之给我们的感觉,何雷在生活上象一个大宝宝,陈总在迁就他,照顾他。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来陈还是很爱何雷的。

然而再好的家庭,吵架吵得多了,矛盾也会越来越大,何况是何跟陈的这种情况。他们很喜欢我家宝宝,每次来都要给他买些小衣服,还要逗他好久。我们问他们,这么喜欢小孩,赶紧自己也造一个吧。他们说还不到时候。后来问得多了,陈就叹着气说我们是没有将来的,不敢要宝宝。不知道是不是从那时候起她已经对他们的婚姻没有信心了。再到后来,陈有时候打电话过来,问我们夫妻平时都有什么娱乐活动,能够一起增进感情的。感觉她已经意识到了婚姻问题,正在设法弥补。

2004年夏天我毕业了,在Indy找了一份工作,家也搬到了Indy,和他们家来往减少了。同年圣诞节,我和LG去Florida度假,去前还约他们一起去,但他们最终没去。接下来就是在Miami接到何雷的电话说他们出事了,让我们回去赶快联系他们。这一次冲突大家都知道了,陈用刀子在何胸口刺了两刀,何雷伤口还没痊愈就张罗着借钱保释陈,这份情义真的是很难得,我们都觉得何雷在这件大事的处理上很让人敬佩,但谁也想不到真是好心没得好报。

何雷把陈保释出来了,并且不惜花钱给陈请当地最好的律师,陈很是是感动也很是后悔。

她被学校开除的那天,我陪她吃饭,她很伤心,说真不该那样对何雷,等案子结束后一定好好过日子,再也不发脾气了。当时的感觉是她对两人今后的生活还是挺乐观的,但我们都觉得何雷应该不会再跟陈在一起了,两人性格上的冲突实在太大了。曾经试着问何雷今后怎么办,听他的意思是要等帮完陈这件事情再说。

在两人的配合努力下,终于又能见面住在一起了,两人还来Indy抢Deal,顺路到我家吃饺子,看我家宝宝。没想到那顿饺子就是我们两家人的最后一餐了。后来陈又call我两次问我有没有空陪她逛街买衣服,说回国带回去。之后就是8月初他们俩开车去Dayton看飞行表演,问我们去不去,我们都因为忙没去。他们在回来的路上还高高兴兴的给我们打电话说表演很好看,可惜天气太差。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次的联系了。

我甚至可以想象由于某种冲突,陈再次举起刀刺向何雷,但绝想象不出她会如此残忍到灭绝人性的地步。也许许多人都能说“她是个自闭狂”“她是个变态”,但我却说不出口,因为我眼中熟悉的她并不是这样。但她还是做出了这件事情,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所能理解和想象的范畴。也许是她受到了灾难性的打击,在心理上完全崩溃了。何雷虽然为陈做了许多辩护和帮助,但每个人都觉得在陈被遣送回国之后,他们的婚姻应该也就到此为止。然而陈却一直在为他的“不离弃”而感动和憧憬。何雷可能觉得陈应该有这个觉悟,因此对待这个问题态度一直很暧昧,也给了陈很大的幻想。然而,就在陈即将上庭受审的前两天,悲剧发生了。也许是何雷跟陈摊牌,已经一无所有的陈发现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,才导致了这场毁灭性的灾难。当然这些也只是猜测,具体事情的真相如何,相信没人能知道了。

这些就是我所知道和我所能想到的。我并不想袒护凶手,只是想让大家知道,她也曾是个渴望爱也付出爱的人。如果我们多从工作学习中抽出一点时间来和自己的爱人,儿女,亲戚朋友分享,多几句关心体贴的话,可能就会改变很多人的一生。

--

※ 来源:·水木社区 newsmth.net·

曾经看似幸福的生活:何雷陈丹蕾以前的照片(组图) 人在北美


8月31日,美国印第安纳州拉斐特市警方宣布,上海留学生何雷被人肢解藏在汽车中,其妻子陈丹蕾是该案的最大嫌疑人。就在2004年底,陈丹蕾就曾因模仿电影《本能》刺伤何雷而被警方拘押。今年8月26日,法院已向陈丹蕾发出传票。由于她没有出席听证会,法院发出通缉令,并强行扣留其护照。所以陈丹蕾持其夫护照企图回中国,被上海警方扣留。

  昨日,记者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到陈丹蕾的邻居及同学,他们向记者讲述了一个自己眼中“奇怪”的陈丹蕾。

“何雷并不真爱陈丹蕾”

  “陈丹蕾是一个很特别的女生,不太和人交往,好像没有什朋友。”下铺兄弟(网名)

  下铺兄弟是何雷在清华大学的室友。下铺兄弟第一次见陈丹蕾,是和何雷刚从十一食堂吃过饭出来,在食堂门口遇见了一个女生。当时给下铺兄弟的印象是长得挺矮,也不好看,而且脑袋形状有点怪。

  在回宿舍的路上,下铺兄弟问何雷那个女生是不是陈丹蕾。问了两次,何雷才勉强答应了一下,可能是觉得很没面子吧。

  下铺兄弟认为何雷的悲剧是,没有正确对待婚姻。“何雷不是从心里爱陈丹蕾,他对陈丹蕾的感情更多的是亲情和同情。他是一个善良的人,而他恰恰忽略了婚姻中最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相爱。”


“做实验也会暴跳如雷”

  “何雷无疑是很珍惜陈丹蕾的,不然不会为她向法官求情,很可惜,陈没有能把握住自己的幸福”。带他回家(网名)

  带他回家最初认识陈丹蕾是在清华大学读硕士的时候,那时他们在同一个教研室作本科毕业设计。

  陈丹蕾也是有很特别的性格,有一点年龄小不懂事的样子。印象深的是一回她的指导老师教她做毕业论文的实验,她竟然发起火来:叫我做这个做那个,你自己有手有脚,为什不做?大家都笑翻笑死了。陈丹蕾的指导教师被她搞得哭笑不得,只得先替她完成实验再说。

  “头脑发热常做蠢事”

  “在我印象里,陈丹蕾脾气是很暴,头脑热会做一些蠢事的,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……”邻居老玛

  老玛是陈丹蕾和何雷夫妇在美国普度大学的邻居,两家相距不足10米。但两年的时间里,老玛未踏过陈丹蕾家门一步屡次提议均遭到陈的拒绝。有次老玛想去看看陈丹蕾的洗衣机,陈竟然拍了几张照片发到老玛的电子邮箱里,让人哭笑不得。

  经过几件事,老玛感觉和陈丹蕾交往怪怪的,陈丹蕾的心情总是不好,不免让老玛感觉到她似乎总是遮藏一些事,但陈的话语总是让人难以判断她说的是真还是假。

  陈丹蕾经常对朋友说,何雷经常跟她说些很不中听的话,也不顾及她的心情和场合,一次在高速上她被何雷的话激怒,差点把车开翻了。但在不同场合她却说何雷对外人很好,可在家里对她就不是那回事……

  “攻击丈夫经常发生”

  “何雷其实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我想这也是何雷迟迟下不定决心离婚的原因之一吧。”朋友老段

  老段也在普度大学上学,他是通过室友认识何雷的,后来两人成了很好的朋友,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,老段一直以为何雷、陈丹蕾夫妻关系很好。 


 一次,何雷很爽快的答应了老段要在他们家办一个bbqparty请求。可是等老段一行到何家的时候,却发现门口停了两辆警车。中午何雷和陈丹蕾吵架动静太大,被邻居报警。警察检查的结果是何的身上有伤痕,并把陈暂时的扣在了警察局。

  关于陈丹蕾,何雷只是说:这种(攻击)事情以前经常发生,说不定这样关一天也好。后来他告诉老段说第二天一早他就去警察局把陈给保了出来。

  何雷曾应邀到老段家参加过两次party,虽然每次都请了陈丹蕾,但都是何雷一个人来。而且何雷一到10点左右的时候就要回家。后来老段才知道陈丹蕾自己不愿意出去参加别人的party,而且也不允许何雷出去。

  2004年圣诞节凌晨不到5点的时候,何雷打电话给老段说,“出了紧急情况,快找几个朋友到医院来”。到了医院老段才知道陈丹蕾把何雷刺伤了,当时陈也在医院,但是是在警察的看管之下。

  当天下午何雷就做出了一个让人诧异的决定,即便是倾家荡产也要避免让陈丹蕾坐牢,要和她一起好好过日子。

  陈丹蕾本身基本上是个孤,在她父母离婚后,她父亲再婚,而她和她母亲一起生活。但是她母亲在离婚以后两三年内就去世了,当时陈丹蕾已经和何雷确定了关系,所以丧事还是何雷帮她料理的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何雷其实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我想这也是何雷迟迟下不定决心离婚的原因之一吧。

据说何雷很会做菜。


我说不出话来!








做个有趣的人,爱家爱朋友的人,野蛮体魄,自由意志,独立思想的人。

132

主题

4161

帖子

3万

积分

元老枪友

爱吃Kit Kat

Rank: 4

积分
35806

三枪客携枪执照

发表于 2018-10-5 0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靠,还是我们普渡的,boilerf*cker。。。
Because you will be in jail 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7

主题

644

帖子

6021

积分

高级枪友

Rank: 2

积分
6021
发表于 2018-10-5 1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CCTV正常操作,和白左电视台一样把人忽悠瘸了,拿人当傻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触屏版|枪友会

GMT-8, 2019-1-23 13:20 , Processed in 0.05692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